•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

    首頁 > 輿情監督 > 國內> 正文

    廣東車險開高額罰單 人保平安在列

    編輯: 鄒舒云來源: 廣州日報2020-06-01 10:45:01

    ?

      核心提示:

      近日暴雨天氣,車險投訴率上升。記者留意到,廣東銀保監局近日瞄準車險業務違規競爭進行重拳整治,已陸續公布3張百萬元級罰單。據知情人士近日透露,后續會有更多罰單陸續公布,最終針對多家機構及有關責任人的罰款總額累計或達千萬元左右。

      記者調查了解到,今年年初的疫情導致一季度保費增速下降,險企費用空間有所擴大,車險亂象趁機“冒頭”。對此,銀保監會下發《關于進一步規范車險市場秩序和促進車險高質量發展有關事項的通知》(簡稱《通知》),明確提出“對突出的車險亂象堅持‘冒頭就打’,抓‘關鍵少數’”。廣東銀保監局此番針對人保、平安、中華聯合財險等車險巨頭開出高額罰單,無疑是對上述通知的積極響應。

      廣東車險連開“頂格罰單”

      廣東銀保監局近日公布的罰單顯示,因多項違法違規行為,平安產險廣州中支、人保財險廣州市分公司、中華聯合財險廣州中支三家機構被罰158萬元、152萬元、119萬元,多位相關責任人被處1萬元-22萬元不等罰款。

      梳理處罰原因,涉及未按照規定使用經備案的保險條款、保險費率,給予合同約定以外利益、拒不依法履行保險合同約定的賠償義務等。

      哪個項目被罰金額最多?其中,人保、平安兩家機構分別因“未按照規定使用經備案(批準)的保險條款、保險費率”被處罰50萬元、48萬元。根據現行《保險法》規定,如果保險公司違反此項,會被處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款。

      人保、平安兩家機構還分別因“給予投保人、被保險人保險合同約定外的其他利益”被罰30萬元,其中,平安產險廣州中支有兩位相關負責人被罰10萬元,也均是《保險法》相關規定的頂格處罰。

      對比銀保監會今年1-4月在網站公布的財險業百萬元級罰單也不過2張,分別是中華聯合財險上海分公司因信保業務被罰120萬元、人保財險遵化支公司因為妨礙依法監督檢查行為和編制虛假資料行為被唐山銀保監分局罰款101萬元。

      廣東“頂格處罰”,可見監管處罰力度之大。記者還了解到,此次廣東對車險整治其實是一系列動作,未來將會有更多罰單陸續公布。據知情人士近日透露,后續會有更多罰單陸續公布,最終針對多家機構及有關責任人的罰款總額累計或達千萬元左右。

      組合拳精準治理“亂象冒頭”

      為何廣東一口氣針對人保、平安、中華聯合財險等車險巨頭開出高額罰單?記者了解到,這既是對銀保監會相關通知的積極響應,更是針對車險業務違規競爭重拳整治。

      背后原因要從今年以來保費增速下降說起。受疫情影響,今年一季度保險業原保費收入僅增2%,這同時也帶來保險業賠付大幅減少。數據顯示,2020年前3月,保險業賠付支出3031億元,同比減少287億元。

      賠付支出的減少,令財險公司費用空間有所擴大,市場費用競爭“抬頭”。數據顯示,2020年3月,全國車險已賺保費綜合費用率38%,較前2月提升1個百分點,其中人保財險車險綜合費用率從33%增至35%,平安產險也從37%提高到38%。

      車險市場亂象的抬頭引起了監管部門的高度重視。2020年3月,銀保監會下發《通知》,銀保監會要求各地銀保監局要繼續保持車險嚴監管態勢,對突出的車險亂象堅持“冒頭就打”,抓“關鍵少數”。

      據普華永道近期發布的《2020年一季度保險行業監管處罰動態分析》,2020年一季度保險業共收到470張罰單,金額超過7254萬元,較2019年一季度,罰單數和罰款金額呈現雙增態勢。

      在銀保監會《通知》的指導下,廣東銀保監局從2020年3月中下旬開始,通過采取一系列措施,堅持打治結合,推動車險服務轉型升級,進一步回歸車險的本源。據解釋,“打”是嚴厲打擊違法違規行為,“治”是指從根源上改變“高費用”“低賠付”的市場生態,推動廣東車險高質量發展。

      人保:領今年“1號罰單”

      中國人保去年的業績閃亮保險業,但今年以來卻頻頻爆出違規事項,涉及壽險、財險等保險部門。

      銀保監會披露了2020年首3張罰單,其中1號罰單針對人保壽險發出,因其存在電銷業務欺騙投保人行為、網銷業務欺騙投保人行為、未按規定使用經備案保險費率行為以及提供、編制虛假報告、文件、資料等四大違法違規行為。該罰單對人保壽險機構和相關負責人的罰款合計338萬元。

      除了壽險業務存在欺騙投保人、違規使用保險費率等行為之外,中國人保財險還在普惠金融領域的保險監管細則出臺之際被曝“關停助貸險部門”,并由此更加失去消費者的信任:5月19日,銀保監會出臺《信用保險和保證保險業務監管辦法》。然而就在該監管辦法實施前夕,國內最早開展長期出口信用保險業務、試水信保保險的中國人保卻被曝出“關停助貸險部門”的消息。

      盡管隨后中國人保財險辟謠稱,并沒有關閉助貸險部門,更沒有關停此類業務;只是因為疫情確實對公司包括助貸險業務造成一定影響,但在可控范圍,作為一家商業機構,根據市場變化和自身經營情況對內部業務進行一定調整完全正常。但是,依然有行業人士提出疑問,在保險監管細則出臺之際,中國人保是否在躲避監管鋒芒?

      平安:又陷“涉水險”糾紛

      近日,平安財險在廣東陷入“拒賠”糾紛。原來,由于受到強降水影響,廣州等地有不少汽車被雨水浸泡。而購買了涉水保險服務的平安用戶,在把車送往4S店維修并報案出險時,卻被理賠員告知,僅能更換部分“便宜”零件,不能賠付方向機、啟動機、車門喇叭等水泡后影響較大的零件,任由車輛存在安全隱患。

      5月4日,標普將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的展望從“穩定”調為“負面”,并確認長期評級為“A-”。標普認為,中國平安不斷縮小的資本緩沖已增加其對資本市場波動的敏感性,以及增加準備金率的必要性。中國平安的保險和銀行業務在2020年可能會出現利潤下降——資本積累放緩,或會削弱其未來兩年的資本緩沖。

      中華聯合財險:虛構經濟業務

      在此次廣東銀保監局公布的行政處罰信息中,還有中華聯合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廣州中心支公司。該公司因虛構經濟業務事項、給予投保人和被保險人保險合同約定外的其他利益、利用保險代理人從事以虛構保險中介業務的方式套取費用、農險業務財務數據不真實不規范、未經任職資格核準人員實際履行高管職責,被罰款119萬元。

      同時,行政處罰決定還涉及幾個相關責任人,其中李國俊對虛構經濟業務事項、給予投保人和被保險人保險合同約定外的其他利益、利用保險代理人從事以虛構保險中介業務的方式套取費用負直接主管責任,被警告并處罰款22萬元。吳昊天對農險業務財務數據不真實不規范負直接主管責任,被警告并處罰款4萬元。陳立群對未經任職資格核準人員實際履行高管職責負直接主管責任,被警告并處罰款7萬元。

      文中簡稱: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廣州市分公司(簡稱“人保財險廣州市分公司”)、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廣州中心支公司(簡稱“平安產險廣州中支”)、中華聯合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廣州中心支公司(簡稱“中華聯合廣州中支”)(文、圖/廣州日報記者劉冉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