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

    首頁 > 社會 > 省內> 正文

    神山村“神奇”何在?——井岡山深處覓答案

    編輯: 朱麗梅來源: 新華社2020-09-22 22:51:25

      沿著中國南方羅霄山脈雄渾的曲線,鳥瞰五百里井岡巍峨起伏,黃洋界下神山村的生活在眼前次第展開:竹林環抱村莊,白墻褐瓦的民宿點綴其間,游人沿青石板路穿行,炊煙從農家樂飄搖而出。

      “在扶貧的路上,不能落下一個貧困家庭,丟下一個貧困群眾?!?016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赴江西看望慰問廣大干部群眾、來到井岡山市茅坪鄉神山村時對鄉親們說。

      4年多來,這座貧困發生率曾達30%的小山村,經歷了一系列神奇的變化。那些久別歸來的游子更是清晰地感覺到,曾經緩慢沉重的生活節奏變得輕盈明快起來,神山村正如翠竹拔節般生長更新。

      青山綠水井岡紅,神山村神奇不斷。

      從鐵鋤頭到“金鍋鏟”

      “沒有翻不過的山,沒有蹚不過的河。心中有夢無難事,酸甜苦辣都是歌?!鄙礁璩隽艘幻r村婦女樸實無華的心里話。53歲的彭夏英曾是神山村日子過得最貧困的人之一,如今卻是當地響當當的名人:當選全國婦女代表大會代表、榮獲全國脫貧攻堅奮進獎……

      通常,她都系著一條黃綠相間的細格子圍裙,里里外外忙個不停。為了讓客人住得更舒適,不久前,她很氣派地給自家民宿的10個房間都裝上了空調。

      這是江西省井岡山市神山村一景(7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攝

      3雙筷子、3個碗、1籮谷子,這是彭夏英結婚時,她和丈夫張成德的全部家當?!吧裆绞莻€窮地方,有女莫嫁神山郎,走的是泥巴路,住的是土坯房……”當地流傳已久的順口溜,道出了村民共同的困境。

      為了生計,村里當年家家戶戶都做竹筷。每天天不亮,彭夏英就和丈夫上山砍毛竹,夫妻倆常常被馬蜂蜇得鼻青臉腫??曜幼龊煤?,還得挑到山外去賣。肩上3000雙筷子的重量,讓30里山路顯得格外漫長。不幸的是,磨難接踵而至:1992年,丈夫務工摔傷落下殘疾;不久后,省吃儉用建起的新房在連日的大雨中被沖毀;又過了幾年,彭夏英在砍毛竹時摔傷被送醫院急救……

      鄉里村里干部看她家中困難,上門要她填表評低保,卻被她婉拒?!八浪唤浺?,要細水長流?!迸硐挠⒄f。

      彭夏英有如水一般的韌性,雖歷經磨難,卻從未止步。2018年夏天,彭夏英和家人開始經營民宿,還辦起了全村第一家農家樂,生意做得紅紅火火,年收入超過10萬元?!皣矣蟹龀终?,我們也要靠自己奮斗?!闭f這話時,她眼睛望向屋外。她家的房子地勢高,放眼望去,半個神山村盡收眼底。

      “過去用鋤頭在地里刨不出幾塊錢,現在掂起鍋鏟子就能賺錢,我已經有四五年沒上山砍過竹子了?!比缃?,79歲的老支書彭水生也和當地許多村民一樣,開起了農家樂,吃上“旅游飯”。

    這是江西省井岡山市神山村一景(7月15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攝

      目前,神山村的農家樂已發展到20余家,50%的村民參與到鄉村旅游服務中。2019年,神山村接待游客32萬人次,同比增長14%。

      神山人自強不息的精氣神浸潤在五百里井岡的動人畫卷中。

      從“逃山”到“返鄉”

      這里被稱作神山是有原因的。據說,神山因群山環繞,狀如城垣,被叫作“城山”。也有人說,神山一年四季云霧重重,猶如仙境,故名“神山”。對這些說法,33歲的彭張明從沒考究過,他過去想得最多的是怎么走出神山。

      神山村位于黃洋界下大山深處,人均只有五分田且多是冷漿田。分散而貧瘠的耕地像是鄉村的傷疤,折射出神山村的窮困。逃離大山,成了村民們共同的選擇。2016年,全村54戶231人,只有不到40名老幼村民留守。

      彭張明、彭張衛弟兄倆是神山村較早一批到沿海打工的人。2008年夏天,母親彭夏英塞給他們1000塊錢,讓他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當時,廣東的部分中小企業正遭受金融危機的沖擊。他們頂著烈日,一個個園區逛,一家家企業找。20天后,身上的現金所剩無幾。無奈之下,他們商量,弟弟回家,大哥留下。

    這是江西省井岡山市神山村一景(7月15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攝

      第二年,彭張明南下投奔大哥,從東莞到深圳,從電子廠、塑料廠上的流水線工人干起,直到成為現在的干洗店洗衣技師,月薪六七千元?!拔覀円郧耙腻X回家貼補家用,現在爸媽賺得比我還多?!迸韽埫髡f。

      過去,大山壓得神山人喘不過氣;如今,大山給了神山人足夠的底氣?!拔覌尡任覀兏宄裆酱宓陌l展規劃,對幫扶干部也比我們熟悉得多?!迸韽埫靼l現,和母親相比,自己竟然“落伍”了。最近,彭張明開始琢磨回村發展。對于自己的人生,他頭一回有了清晰的方向感,“背靠神山村,家家都在脫貧致富?!?/span>

      第一個做淘寶店、第一個開通微信收款、第一個開快手賬號……相比彭張明,他的“發小”左春仁更早嗅到神山村的商機。他利用在外學到的手藝,在家里開起了手工作坊,加工串珠、竹制品等。在浙江、廣東等地打了10多年工的彭長良、彭青良、彭德良三兄弟,也回鄉辦起了農家樂、土特產超市,生意最好的一天,僅蜂蜜、茶葉等土特產品就賣了2000多元。

    神山村村民彭夏英在自己開的農家樂前展示自家的農產品(7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攝

      回村創業的“后浪”一年比一年多。如今,已有近140人回到家鄉,在致富路上各顯其能、逐夢小康。

      從窮山溝到“聚寶盆”

      2016年,39歲的彭展陽當時在外地一家企業的技術部工作。此后每次回村,他都能感受到村里脫貧攻堅的火熱干勁,猶豫再三,他決定辭職回鄉創業?!吧裆酱鍙母F山溝變成了‘聚寶盆’?!迸碚龟柮闇枢l村旅游,和村民發起成立神山村旅游協會,統一服務標準并對村民開展相關培訓。

    神山村村民彭夏英在自己開的農家樂給游客上菜(7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攝

      2017年2月,井岡山市正式宣布在全國率先脫貧摘帽,成為我國貧困退出機制建立后首個脫貧摘帽的貧困縣。

      2018年,彭展陽擔任神山村黨支部書記后,帶領村民成立神山村商務服務有限公司、好客神山鄉村旅游有限公司,實現了村民和村集體同步增收。

      記者采訪時,神山村正在開村民代表大會,商談茶樹菇培育事宜?!拔覀円龅缴焓帜苷?,彎腰能采菇?!迸碚龟柮枥L起心中的愿景。這些年,村里發展起黃桃、茶葉種植合作社,種上了460多畝黃桃樹、200多畝茶樹。曾經的貧困戶都成了合作社的“股東”,每年僅分紅就有3000多元。

    神山村村民彭夏英(右)在自家的黃桃果園內查看黃桃生長情況(7月16日攝)。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攝

      神山村的村民,不時能聽到新消息傳來——井岡山市農業農村局來了技術員,指導村民養“五黑雞”,聽說不出半個月項目就能落地;紅色培訓、研學旅行、鄉村旅游漸漸融為一體,民宿改造升級也提上了日程……

      去年,神山村村民人均收入2萬余元,村集體經營性收入達38萬元。今年因疫情影響,一度按下“暫停鍵”的神山村旅游,目前也逐步恢復往日生機。

    神山村村民彭夏英在自己開的農家樂給游客準備飯菜(7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攝

      神山村的變化,是江西革命老區脫貧奔小康的縮影。今年4月26日,隨著最后7個貧困縣宣布退出,江西25個貧困縣全部摘帽,基本擺脫區域性整體貧困。

      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程中,江西這片充滿紅色記憶的紅土地上,處處激蕩著信仰的力量和奮進的足音。

      文字記者:胡錦武、賴星、馮松齡

      視頻記者:黃和遜、彭菁、楊益民(報道員)、陳雨瓏(實習)

      新媒體編輯:程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