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男人的尤物

男人的尤物

" 不用了,真不用了。刘老闆……"
 二十八岁的若兰,拥有着少女的甜美与少妇的端庄,
身上还穿着婚纱影楼的工作服,美丽的肢体散发出人妻的浓郁芳香。
虽然没有办过正式的婚礼,但已是我法律上承认的妻子。
  乌黑秀美的长髮呈扇形扩散在身后,在刘老闆热情拽扯中,
舞动的秀发让精緻的脸蛋更加美丽。小小的瓜子脸上,
从明亮闪烁的大眼睛裏,透出善解人意婉拒。
弯弯的眉毛,温顺而秀气。鼻梁儿高挺漂亮,温润的樱唇,就算没有涂唇膏,
依然嫣红晶莹。
  包边深V领的白色套装,内衬黑色蕾丝抹胸装,露出一截白皙肌肤。
让从事影楼顾问的妻子显得简洁大方,又知性端庄。
完全无法隐藏住丰满翘挺双峰将製服鼓起。顺透出恼人的曲线,纤细的腰肢。
及膝的窄裙,紧紧的包围着充满弹力的翘挺双臀,
还有穿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笔直双腿。就连穿着黑色绒面细高跟的脚丫,
也撩人心神。
  " 放心,我来帮你洗……" 高大的刘老闆热情地将她按在躺椅上。
  " 不是……不是……今天穿这样不方便……"  
面露难色地看了眼短裙" ……下次……下次……"
  " 还怕我会吃了你!也就洗个脚,放心,绝对让你舒服。……
帮我这样大个忙,一定得犒劳你一下。" 刘老闆扯过旁边的白毯子,
顺手盖到她腿上。" 盖上不就好了,对我还不放心……準备一下……马上就来送水。"  
随即就转身出门。
  看着刘老闆的背影,若兰吐露出温柔母亲对倔强孩子那种无可奈何的淡淡笑容。
  包房的设计有点怪异,电视机被悬挂在右边上方的墙角上,
正面是整片的黑色镜面墙。对着镜中的自己,若兰优雅地褪去黑色丝袜,
雪白美丽的大腿缓缓裸露出来。
  就在单面镜后,不安的我却从未如此地欣赏过妻子。
更觉得她是如此楚楚动人。多希望她现在就能离开这裏。
因为我就在这个特制包厢后的小隔间裏,即将去痛苦地见证妻子,
娇美的身体被这个老男人把玩占用。身边的电脑机箱发出工作中的声响。
三个隐秘的摄像头从顶上、侧面与正面三个不同角度注视着若兰。
屏幕时刻记录下她每一个细节。现实禁锢着我,是我按刘老闆的要求,
以整理财务报表的理由,哄着学过财务的若兰过来。
  "咚咚咚"
  听到几下轻微的窍门声,若兰将白毯子平整地盖到大腿上。
发出甜美亲切的回应" 请进。"
  " 您好,你的茶和小点心!" 侍应生很有礼貌。
  " 谢谢。"
  " 菊花茶,洗脚前多喝点菊花茶对排毒很有好处。"
  " 是嘛!谢谢。……好香的菊花~"
  侍应生的彬彬有礼举止,让人感觉很舒适,若兰嗅着扑鼻的香溢,
认真的品味着甘甜的茶水。目送着侍应生恭敬地点下头后,轻巧地关门出去。
  不一会儿,门再次推开。
  " 这怎幺好意思,刘老闆,您就找个普通的技师好了。"
  看刘老闆半弓着身端着木桶进来的样子,反而让若兰充满歉意。
  " 一连几天,这个帐都搞的我头都大了,什幺出的账、入的帐、
报销的……你一来就好了,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再说又是个大美女……"
  " 别这样说,我本来就学过嘛。" 若兰的脸上掠过羞涩。
  " 您在家也经常给嫂子洗脚的吧!"
  若兰是带着感动,看刘老闆为自己洗脚的。就随便找了个话题,
打破这种被老闆亲自服务的尴尬。
  " 呵!" 刘老闆发出歎息 "早就离了。"
  " 对不起……"
  若兰明亮的双眸闪烁的同情,内心更为自己的不该问题而愧疚。
  " 那年,我为老闆顶罪,她就……"
  " 为了什幺呢?"
  " 老闆开车撞人了……"
  " 丫!" 随之若兰纤细的腰肢一扭,被刘老闆捧在手心的雪白脚丫试图缩回,
一枚枚脚趾更是娇柔地勾了一起来。
  " 啊?!"
  "有点痒~"
  " 不好意思,我注意点。"
  " 没关係!"
  雪白的脚丫,再次温柔地交回到刘老闆的手上。
  " 洗脚的时候多喝点水,这样效果更好……"
  " 嗯!"
  若兰捧着水杯,边听着刘老闆絮叨边喝着。
  " 原本我是个开货车的……,帮老闆顶罪进去几年,可他也算是我的贵人……"
  在刘老闆絮絮叨叨的说话中时间过的很快,若兰也表现的认真聆听,
还不时问些不打紧的问题,而她的俏丽的脸蛋已经不知不觉地泛起诱人的潮红,
双眸中闪烁出动情的迷人。翘挺起伏的胸部透露出她呼吸变的杂乱了。
  " 要不你眯一会,听我扯也累吧!"
  " 还好!"
 " 没事,你眯一会好了。"
  包厢裏立刻变的格外安静,看得出若兰在努力克制内心的纷乱。
在刘老闆专心的揉捏中,身体居然还会忍不住敏感地颤抖。
  " 我……想回去了!"
  " 怎幺了,很快的。马上就好了。"
  若兰不安的内心已经表露无遗,发干的双唇抿了一下,
杯裏已经没有茶水了。
  看着整个过程的我内心只有着急、不安。或许那天我也是这样中招的,
不然我怎幺会去和一个洗脚妹搞上,尽管她是有点那幺姿色。
……可我还是被迫写下了" 强姦认罪书".
  刘老闆很有耐性地擦拭手上的按摩膏,换用按摩油。然后朝我方向满意地看了一眼。
双手开始在若兰两腿上不急不慢地来回按捏。一点点向上,回来一点后,又继续朝上。
雪白的小腿上泛出油亮的光泽。
  " 这样舒服吗?"
  " 嗯!"
  若兰闭着双眼,放任着刘老闆的动作,只想他快点结束。
  刘老闆捲起一点白毯子,抚摸着她膝盖,不时触及充满弹性的光洁大腿,
然后又回来。
  " 经常穿高跟鞋,膝盖要保护好!"
  " 嗯!"
  闭着眼睛在努力压抑的若兰,还是习惯性地给予浅浅一笑,潮红的脸上显的更加勾人销魂。
胸口的起伏也更加明显。
  刘老闆温柔地将白毯子捲到了裙裾以上,双手在来回中几次跃过膝盖。
而每次若兰随之的鼻息变的沉重,望向刘老闆的眼神不经意间会流露出妩媚的迷离。
  " 没关係,你眯会好了,舒服吧!"
  " ……嗯……"
  " 分开点。这裏也帮你按一下……对!"
  " 不……不用……"
  若兰温柔地拒绝,身体却没有太多的抗拒。
  " 放鬆点,让自己放鬆。"
  几次之后刘老闆将大手画着圈沿着若兰的大腿内侧, 竟然大胆地游移进裙子内。
  " 嗯……不…………啊嗯……。" 若兰看了眼刘老闆又闭上,
眼神中却流露出微妙的……煽情。
  " 怕难为情?没有人怀疑我的技术的。"
  " …………不…………不是。"
  刘老闆没有理睬若兰刚才的抗拒,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来回几次快触及大腿根本却又退回来。
  " ……" 被不断撩动的身体洩出失望的气息。胸部起伏混乱。
  看着妻子身体已经被人玩弄的服软,更显性感。内心愤恨不安,
又为眼前撩人的场面怪异的悸动。
  刘老闆掏出一个小瓶,重新倒到在右手指尖上,互相揉搓着。
  " 做完吧?" 眼神中带着失落,两条匀称修长的雪白美腿,完全赤裸着,
泛出油亮的光泽,难耐地闭紧在一起。
  " 没有,加点油更舒服。" 刘老闆的手指还在摩擦着" 把腿打开点!"
  " ……还要这样……" 抱怨的口吻间,美丽的双腿顺从地缓缓开启。
  " 嗯!" 刘老闆依旧口气沉稳,欣慰地俯视着猎物般癡滞的若兰。
  " ……嗯……有点……,啊嗯……" 若兰羞涩地撇过头去,
不愿让任何人看到她的表情。
  充满弹性的双腿,在刘老闆的凝视中羞涩地开启。
从我的位置几乎就看到若兰短裙裏的白色内裤。
  " ……呜……"
  " 再大点。"
  修长美丽的双腿,光洁白皙,伴随若兰羞涩的呻吟,刘老闆的右手,若有若无地在她膝盖处滑过,
轻易地婆娑着爬入短裙裏。
  " …………哼……还这样!………………这裏…不行……嗯——"  
大腿夹住刘老闆的小臂,膝盖已经碰在一起。胸部剧烈起伏着,
发出沉闷的鼻息。
  " 很多客人喜欢的……"
  " 骗人……呜…嗯——" 若兰两臂撑着扶手,试图去抓刘老闆, 双手擡起抓紧后又放空,
弓起颤抖抽搐着, 挺起耻缝在刘老闆手指所及的範围痉挛般颤抖着躲避。
一枚枚精緻的脚趾紧紧勾起。
  我的心脏几乎要为若兰的反映从胸腔裏跳出来。
  " ……啊嗯……刘……老闆……嗯——"
  若兰柔美是呻吟只会刺激男人的官能。
  " 很舒服吧!"
  " 不要……欺负我……哼嗯…嗯——呃——"
  纤细的手指用力地抓住扶手,俏丽的脸蛋一脸苦闷。
美丽的妻子在刘老闆的玩弄下居然有了生理反应。
  " 不舒服?" 刘老闆停止了动作,只是在她白皙的大腿上,
感受她充满弹性的质感。
  " 啊!" 绷紧的身体立刻失落地瘫软,侧去的白皙脖颈,更加凄美动人。
强烈的失落感让饑渴的肢体无法接受发出呜咽抽泣。
  " 不舒服?很多客人,专门找我来帮他们打蝴蝶。"
  " ……骗- 人……"
  若兰侧着头完全不敢多看刘老闆一眼,无力的肢体,流露出苦闷,
也没有拒绝刘老闆猥琐的大手。
  " 还让我多给她们几次高潮……"
  刘老闆几乎就在若兰脸边耳语,已经简单擦干的右手,
靠着若兰身后靠背,半俯着身子撩动她散乱的秀发,欣赏她苦闷的表情。
右手还是没有停止动作。
  " 恶心。"
  " 享受一下,很舒服的。"
  " 不……"
  见她只是言语的拒绝,另一手再次试探般探入,深度足够触及小腹,
隔着小内裤婆娑着挑逗女人腹根的耻毛。
  " …嗯………"
  再次的愉悦,让苦闷失落的肢体得到满足。若兰的声音、肢体都在颤抖。
每个神经似乎都在感受男人大手来回玩弄所给予的快感。
  不大的房间裏显甯静无比,唯有若兰娇柔的呻吟伴随她曼妙的躯体不安的蠕动。
我知道,娴熟柔美的妻子逐渐被这个男人掌控,其他只是时间的问题。
  " 帮我一下……" 刘老闆的声音格外有磁性。
  " 不……哼嗯……" 费力的发出声音。
  若兰几乎要哭了,手背捂压紧双唇,另一手从两腿中间将裙裾撩起,
也就那幺一点。白色蕾丝小内裤服帖包缚住耻丘的样子已经展现在刘老闆眼前,
几根不安分的小黑毛从侧面探出来。
  " 很漂亮。" 刘老闆移动身体,满意地欣赏凝视。
  " ……我不想对不起阿辉…………唔……" 若兰痛苦的皱着眉头。
  尽管刘老闆手上没有更多的动作,但若兰敏感的身体,
仅仅他灼热的注视,腹根也在不住抽动。
  " 放心,她们都来这裏享受,没人会说什幺的。" 大拇指温柔地压住耻缝上
充满弹性的柔嫩阴唇朝上推去,转而又在上面打圈。
  " ……唔——…………哼…………啊……。" 咬着手背,几乎就不知不觉的
憋住呼吸,却又忍不住洩出甜美的呻吟。
  而刘老闆故意似得,就不集中在那个最需要的位置上。在即将到达的程度又转向另外的位置。
  辛苦堆积的快感也随即消散,绷紧的肢体痛苦地松懈,。
  " …………不要欺负我了……"  
苦闷的风情下,若兰吐出微弱颤抖的声音,提着裙摆的细手臂摆,
如同风中的嫩枝摇曳。
  老辣的刘老闆,用洞察一切的目光炯炯地朝我方向又看了一样, 我的心咯噔一下。
惊愕:因为我不该是这耻辱的见证人。
羞耻:因为我不该对眼前的一切有了生理反应。
想起作为丈夫正常该有的反应…………更是无地自容。
  " 好吧!" 刘老闆用指尖隔着布料微弱地戳动充满弹性的肉缝。
  若兰屏住呼吸,就这样动也不动,允许了他的玩弄。
  刘老闆的指尖狡猾地钻入小内裤中。
  " …………不是……不……哼……"  
若兰微启的双唇洩出甜美的声音。被快乐融化的思考只是流露出毫无意义的抗拒,
身体干旱时的大地一样,被坦率的愿望支配着。
  " 小穴已经在吸手指了。"
  " ……嗯……" 这样的感觉,令若兰幸福的发抖。
  刘老闆又插入一根手指,卖力地搅动着娇豔的嫩肉。
  若兰上身端庄地製服套装,显出柔美淑女的知性, 下身几乎赤裸地被一个可以
做自己父亲的老男人指奸,以崩溃的姿势, 瘫软地仰靠沙发上,状态癡迷的感受那男人
给予的过激行为。 薄薄的小内裤已经被淫液与油脂湿润。
  眉宇出神的舒展开来,双眼紧闭着,从展开的鼻孔之中,
呼出急促的气息。 火烧般的脸颊也染上了豔丽的桃红色。
  刘老闆这样缓慢节奏,从一开始就计划了的,
享受的欣赏若兰的反应也花费了许多的时间。慢慢的从若兰的脖颈往下滑,
握住了那因为情绪高涨,随着慌乱的呼吸上下起伏的丰满胸乳。
  " 哼……啊!呀!……嗯……"
  若兰突然的拱起了背部,同时,惊愕的张开了双眼, 发现乳房正被他握在手中。
  " …………不,不行啊!"
  " 这样会更舒服的……"
  ……突然像是感到无地自容般的羞愧,若兰低下了头。
  似乎玩弄若兰的乳房并不是刘老闆的目的,
他要击溃的是她所有的抗拒。手抚上了若兰下巴的,迫使她悄悄向上仰起。
  " ……"
  刘老闆的脸慢慢的贴近,若兰停下了呼吸。
  我能感觉到刘老闆放在下巴上的手上力量虚弱, 如果要挥开转过脸避开逼近的他也很容易。
若兰竟没有那样做。 就这样允许了接近,在嘴唇重叠前的一瞬间,悄悄的闭上了双眼。
  格外安静的房间裏,可以听见那微弱的衣服摩擦的声音,
混杂着混乱的呼吸,又细又弱的鼻音。然后,那微隐濡湿的声音。
  若兰向后仰起露出白皙的脖子,嘴唇正被吸吮着。
手臂在刘老闆的牵引下勾住他的后颈,丝毫没有分开的打算。
在她雪白赤裸的两腿之间,黝黑的大手还在温柔地进出。
  那湿黏的声音,是从紧紧的黏在一起的嘴唇与被玩弄的下体传出来的。
  若兰的态度,似乎是彻底用于被动的。可是也很确定的,
她也已经沉溺在这样的行为之中。
  刘老闆的手再次袭向若兰胸部,紧紧的握住。
  口腔、胸乳和下体三个部分同时受到电击般的刺激,若兰颈部向后反仰,
含糊不清的从喉咙发出颤抖的悲鸣。
  " ……呼……呜……嗯嗯…"
  若兰的的脑髓像是麻痹了一样,连眼睛都无法张开。苦闷般的皱着眉头,
从鼻裏洩出的呼吸难过的告知了高昂的情绪。捉着正在玩着乳房的手完全没有抵抗的力量。
  " 刘……刘……不……"
  在慌乱的呼吸中,微弱的恳求着。
  而刘老闆一边亲吻着若兰火热的脸颊,抓捏她翘挺的乳房的手只是辅助,
插入在若兰身体裏的手指已经能随时击溃她的抗拒。
  " 咿啊!"
  迸出了尖锐的悲鸣,若兰像触电般的向后仰起随后敏感的颤抖。
  另一只大手,有条不紊地解开套装纽扣,粗鲁地侵入若兰抹胸及内衣中。
  " ……嗯啊……"
  若兰发出高声的惊叫,腰肢哆嗦的曲扭着。全身异常敏锐的神经在轻轻的接触下,感应到了过剩的刺激。
  " 停…手,啊啊!"
  刘老闆再次夺取了若兰嘴唇。
  封锁住了抗拒的声音。
  官能的刺激再次轻易混乱了若兰意识,无法抗拒老男人了继续的行动。
  " ……阿辉会怪我的……" 被融化一样的敏感肉体,已经不愿再有徒劳抗拒。
  " 那我就告诉他,你的小穴好紧,湿湿地吸着我的手指,只是没有被我搞?"
  " ……不是……不能……" 若兰挥动着头,竭尽全力挥去刚刚的记忆。
  " 这会是你的秘密!" 大手在平稳缓慢的搓揉着雪白翘挺的乳房。
  " 唔……放过我吧!" 若兰只能用完全没有说服力的声音,
对凝视自己乳房的刘老闆乞求。
  刘老闆只是将嘴贴着若兰的耳朵,几句低语。
  " …不………" 若兰茫然的低语,用还无法聚焦的眼神看面前向镜面,
视线几乎穿透我的心灵。身体不再有其他抗拒。
被唤起的肌体官能与传统理智的挣扎已经让若兰疲惫不堪,
简单的危险已经能轻易使她做出需要的选择。
  " 这是一定会是个秘密!"
  刘老闆温柔的用手梳理着若兰被汗水濡湿的淩乱黑发。
粗鲁地将雪白的丰乳从抹胸连同乳罩中剥出。
  " 咦!"
  矜持的若兰用手肘庇护着胸口。
  " 这样的奶子,摸起来就是舒服!" 刘老闆轻易地将若兰的手拉开,
满足地欣赏着那对雪白乳房的成熟质感。
  " ……好了吗?"
  如此注视,更让若兰不安。忍不住用双手盖在胸前保护,
用哭泣般的声音哀求。
  " 怎幺会够!"
  刘老闆的手指挤入了若兰的防御。
  若兰纤细的手指只有胆怯地避让。给老男人企图的位置,
指尖在隆起的肉丘顶端,被轻轻的按了下去。
  " 咿啊!"
  迸出了尖锐的悲鸣,妻子像触电般的向后仰起。
  " 敏感的奶头,已经变硬了啊?"
  " 咿!……刘老闆。"
  有力的拨弄,让若兰断断续续的发出惊叫声,身体哆嗦的颤抖着。
  " 呜……"
  透过仅有的单向玻璃,很清楚的看到若兰肉体的变化,
硬梆梆凸出的立起,敏锐的感觉到肉蕾受到玩弄的刺激从乳尖向全身扩散。
  套装,在前面完全的被张开,若兰欠了下身体,从肩膀上滑落。
露出雪白圆弧的肩膀,锁骨的凹陷,抹胸无肩带纯白的胸罩被轻易抽掉,
赤裸的身体展露出耀眼的美丽曲线。不怎幺被我吮吸的粉红乳头显示着从来未有的充血地勃起。
  " ……可以了……"  
在男人面前展示出赤裸的胸部,感到强烈的羞耻感。 若兰只能双手环绕在胸前保护着。
乳房被手臂压迫显现出结实的弹力肉感和豔美的曲线弧度,
拥有细白嫩滑的肌肤的肢体羞涩地展露出女神的美感。
依旧不透露被媚药炙烤的淫色。
  " 我要把你扒的光溜溜的,搞起来才爽。"
  " 饶了我吧!……不要这样说。"
  " 起来!"
  按照刘老闆的呵斥,若兰娇小的身体不安地站在高大的老男人面前,
随着裙子拉链的声响,匀称的身体上仅仅有白色的小内裤服帖地裹覆着微微隆起的维纳斯丘,
雪白修长的美腿踩着绒质黑色细高跟鞋。
  " ……太丢人……"
  " 扒了小内裤,就裸体了。"
  赤裸裸的言语让若兰更加的羞耻。
  刘老闆的手顺和低着头的若兰腰肢滑下,肌肤的接触让若兰身体颤抖,
蕾丝小内裤的皮筋在两侧被抠住。
  " ……刘老闆……"
  " 放心,不会有人进来的。"
  当紧贴着翘挺带着扩张丰臀的薄布被剥下来的那一瞬间,
若兰身体到达羞耻忘我,激昂的颤抖更加明显。只是轻轻的接触,
就使的若兰难受的皱起眉头,从鼻子乱躁的呼吸。无法消散的慾望的火焰,
持续在体内旺盛的烧着。
  在刘老闆的示意下,擡起那紧绷,充满了肉感和官能美的大腿,从一侧脱离,
如同蕾丝花环般,箍在另一条被要求踩到沙发上的腿膝处。
  一丝不挂的白皙女体,展露出完美曲线,柔嫩平坦的小腹,
形状美好的肚脐,隆起的丘陵上浓密的丛林反映出美丽的阴影。
女性的秘缝带着滋润像是散发无限有人的芬芳。
细高跟鞋让她肢体更加挺拔,腿型更加匀称修长。
  " 刘老闆……"
  依靠,高大老迈的刘老闆胸口,是娇小柔媚若兰寂寞身体的唯一依靠。脸颊情不自禁地贴在他宽阔的胸口。
微微露出的粉嫩舌尖,滋润着早就干涩的嫩唇。
  我惶恐的内心闪出有种失去的痛楚。

  " 真是个漂亮的尤物。"

  被刘老闆一手紧紧用力的握拳般的握住的乳房,充满弹力的脂肉形状被曲扭着,几乎从手指尖的缝隙挤出。

  " ……嗯……痛!………啊…啊…"

  刘老闆嘴唇碰上另一边时,若兰就背后拱起的发出了激昂的叫声。
嘴唇夹住坚硬凸起的乳头,让舌头在顶端挥扫着。
同时注视着若兰身体苦闷的发出了尖锐的悲鸣的样子,另一只大手更加用力。

  大大的张开了嘴含住了巨乳,发出了声音向上用力的吸吮。
一边吸吮一边用舌头舔着嘴裏的乳头,用牙齿的咬着,
然后让舌头在乳首上环绕的按摩着。

  " 咿咿咿咿!啊咿嗯…啊啊啊,咿啊啊啊啊!"  
几乎晕倒的若兰一手圈住老男人的后颈,一手呜住丢人的声音,
让身体沉溺在痛苦的快乐中。踩在沙发上的雪白美腿,摇曳着不知任何侍从。
  刘老闆紧绷着牙齿,用力的啃咬着乳首的那瞬间,
妻子的肢体突然的激烈的向后的反拱,脊背几乎要断开,
持续数秒维持拱起的姿势僵硬的不动。咬紧牙关发出" 咿" 的悲鸣,
痛苦般的皱着眉头的脸,颈部向后扬起挥动。
忍不住抱着老头的的双手也使劲的压住。
  " ……哈……啊……啊啊…"
  " 真是敏感的身体,记得也让我舒服舒服。"
  老头简洁地解开皮带,让裤子滑落,将裤衩褪到屁股下面。
牵引着若兰握住那已经勃起的肉棒。
  "呀"
  若兰双眼惊讶的睁开,开启的香唇因像恐惧极緻而无法发出悲鸣那样。
我也注意到正冷峻得意仰视仰视若兰的刘老闆,
拥有着像是镰刀般外型的巨根。完全勃起的状态又长又粗,
即使在刘老闆这样高大的身体,也令人感到太不相称的巨大。
  手上的触感令若兰不知不觉的憋着呼吸,连眨眼都忘记的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刘老闆得意的老脸。

  " 不想瞧瞧?"

  或许,这是刘老闆最感到自豪的好玩意。

  " …………"

  若兰逃避似侧转血液急速上升的脸蛋,下巴就贴在圆润的肩头,
白皙脖颈更加动人。

  " 瞧瞧,奶头都激动的硬了!"

  " ……不要啊……" 若兰言语词不达意,
纤细的小手扶栏杆般搭在肉棒上面,完全能感受到坚固的肉感的感触,
反而的更加的强调了那勾起的肉根异样膨胀状态的威容。

  坚硬的勃起的乳尖,被刘老闆捏在两只拇指压上,滴溜滴溜转动的搓揉。
然后像是要将肉豆埋入柔软的肉房一样,像下压的揉动。

  " ……嗯……"

  羞耻姿态下,失去了说话能力的若兰的脸,流露出充满嗜虐的愉悦。
勾在刘老闆脖颈后的手臂与握住肉棒的芊芊玉手,都在绷紧。

  " 不懂给男人撸管吗?"

  " ……?"

  " 你的小手就像小穴,让我鸡巴在裏面套弄!"

  若兰手指完全不能环绕肉棒,被刘老闆手把手牵引着,缓缓套动。
若兰神情哀伤,敏感的身体不住紧张地颤抖,
漂亮的乳房就会像果冻般的抖动,在表面上像波浪般的浮动。

  肉条上巨大的尖端部,很明显的随着充血而不停的增加值量。
就像是兇恶的大大张开的肉伞一样,散发出黑赤色的光芒。

  " 就没帮你男人手淫过?"

  刘老闆目不转睛地看着脸颊。

  " 没……"

  若兰感受到他那火热视线。害羞地低吟,以羞耻姿态踩在沙发上的大腿都在战栗。

  对我来说,妻子是用来爱护的,除了常规动作,我都没有格外要求过。
更没有以这样方式作为做爱的前戏。而现在却在老男人的调教下学会了。

  刘老闆再次抚摸她大腿的内侧,若兰表现出敏感的反应,腰部战栗了,裸体的胸部也不停摇曳着。

  " 学会了,让他也享受一下。"

  " 啊,哎呀"

  妻子柔软的媚肉,被手指插入,发出喜悦的呻吟,裸体的屁股不停摇曳,当他拔出手指的时候,
竟幽怨地仰望着父亲一样年纪的老男人,禁不住发出像感到可惜的声音,。

          "该让我的鸡巴来享受你的肉穴了"

  刘老闆玩弄着手指上粘满了的蜜液。

  " ……不……我怕……"

  羞耻的言语,让若兰内心还是抗拒的,手裏脉动的肉棒像粗野的树干一样,
一根根的血管高高的浮在皮肤上,正像是凹凸不平的木材,彰显着完全没有限度的质感,硬度。

  按照让她不安的刘老闆的示意,平躺好自己那赤裸的肢体,一边喘息,
一边用湿润的眼睛仰视着即将占有自己身体男人。

  " 我要进去了。"

  单反镜后的我,呼吸几乎被心脏堵住,强烈的失去感侵袭周身,肉棒居然在妻子即将参与的交媾中可耻地勃起。

  刘老闆握着镰刀形擡起的耸立肉棒,龟头朝若兰靠近。

  已经不给出任何指示,若兰张开雪白修长的双腿,眼神一瞬间刘老闆目光交集在一起,却又马上的错开。
丰满的双峰激烈的喘气而不断上下因耸动,又忍不住偷偷的窥视正在靠近的男根,痛苦地眯起双眼。

  刘老闆手指分开,湿润的肉缝……

  " 嗯,……"

  若兰弯曲着腰部,娇声呻吟。深怕不能承受,修长的双腿努力呈" M" 型张开,
黑色绒质的细高跟鞋,仅有鞋跟扣在沙发檐口上。

  " 啊!"

  性器接触之间,丰满的屁股努力迎合着擡起。

  刘老闆一只手撑开妻子的肉缝,另一只手握住肉棒方向。

  若兰咽下唾沫。越发慎重感受着官能的刺激。

  " 唔嗯……"

  怒张的肉棒尖端已经压上了妻子的苦闷身体。

  高大的刘老闆双手扶住若兰的肩膀,腰部用力,巨大的肉棒不断摩擦着湿润的肉缝,
屁股左右扭动着扎入。

  " ……啊啊……"

  若兰脸开始痉挛了,屏住了气息。绷紧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 …啊…哦……"

  单反镜后的我,只能怜惜地看着妻子,迎入那健壮的肉棒,剎那她发出的是痛苦的呻吟。

  刘老闆继续注入力量。肉体裏接受的沖击已经超出了若兰的想象。

  " ……太大了……嗯……"

  若兰大声叫喊起来,同时背部向后仰去。

  刘老闆将若兰的腰身拉近,双手有力地束缚住。激昂的慾望只想将肉棒的的尖端刺入若兰身体的最裏头。

  " 啊!哼…啊…好深……"

  惊愕的呼声中,来不及吞咽唾液,肉棒顶到了她的子宫,呼声也在瞬间变成了沉重的呻吟。

  " 好爽的骚穴!"

  不顾若兰的感受,伴随着嘎吱嘎吱的声响,刘老闆开始有力的抽动。

  " 啊嗯……啊嗯……啊嗯……"

  若兰的肉体虚脱地接受老男人给予的快感。

  " 起来……"

  拖过若兰的手臂,依旧链接着性器,将她像婴儿般抱在怀裏,
娇小的若兰,两腿被迫勾到刘老闆腰上。

  " ……呀……刘老闆……"

  耸动抽插着,来到我的面前,尽管我们隔了单反镜。
我也能嗅到妻子的肢体
已经被他搞的性慾高涨。

  " 让我从后面操你!"

  " 啊嗯……啊嗯……"

  扶在镜子前,眼睛湿润的若兰以醉人的声音,迎接刘老闆一次一次拉长后有力的撞击,
纤细的胳膊难以支撑几乎随时都会塌陷。
雪白肉感的双峰被汗水湿润,
跟着刘老闆的节奏一下下被撞出波浪般涟漪。

  " 喜欢这样被搞死的感觉吗?呃……呃……"

  " ……哼嗯……喜欢……"

  " 真是个骚货。"

  终于若兰的身体完全贴到单反镜前,哈出的气息将她唇边的镜子模糊,
丰满的乳房压迫中变形,翘挺的乳沟凹陷嵌入乳肉中。

  我忍不住将嘴贴在镜面上,没有玻璃,我已经和妻子吻在一起了,
尽管她的身体还插入着别人的肉棒。焦急地我好想吻她的脖颈,胸部,以及在我面前被人刺入的腹根。

  刘老闆一手挑逗着女人敏感的阴蒂,一手从后面勾起妻子膝弯,
被巨大肉棒进出的肉缝在我眼前更加清晰,不断翻转着嫩肉,
带出交媾的爱液。

  " 我……嗯……呀……" 若兰陷入半癫狂的状态,压低腰部,
努力挺起屁股。
让刘老闆的大肉棒以无比顺畅的姿态野蛮进出。

  " 说,让我搞死你!"

  " 啊,哼,啊啊啊……搞死我!"

  若兰的脊背使劲向后仰去,头已经枕到了刘老闆的胸口,
同时放声的呼喊着。
脸上是与苦闷相似的歪曲表情,指甲试图抓住玻璃镜面。

  " 啊……搞死我吧!唔………………"

  好想拥抱住妻子柔软火热的身体,可我所能触及的仅是冷冰冰的玻璃。

  剧烈高潮后的若兰,别着的脸贴在镜面上,脱力地闭紧双眸。

  " 爽吗?"

  刘老闆贴着若兰的脸颊,一手还擡着若兰的腿弯,
一手还在玩弄她的肉芽。

  " ……别问……"

  若兰鼻翼也微微震动着,眼睛也湿润了,简直是个刚经过初夜的少女。

  " 我可还没射出来。"

  " ……刘老闆!…………你来吧!" 若兰用空虚的眼睛看向远处。

  刘老闆用厚唇舔嗅着俏丽的脸颊,用舌尖撩动若兰嘴角。
  " 愿意让你身体像玩具一样让我满足?"
  若兰配合地扭过去,可刘老闆只想要她的香舌,
依旧将她身体压在玻璃上。 野蛮的在她口腔裏搅动。
  " 我只喜欢从后面搞女人。可以吗?"
  就在我眼前,若兰从鼻子呼嗯的发出鸣响沉溺于粗暴的快乐之中,
主动吸着老男人的舌头。流入自己嘴裏的唾液,也咕噜咕噜的吞下。
我也好想把嘴贴上去,只想这裏只有我和若兰。
  " …………你,喜欢就好!"
  媚肉再次被缓慢地快乐被搅拌,与刘老闆长长深吻的若兰, 眉宇紧蹙……。